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

2017-04-07 22:12

8月23日晚10:30分,北大体育馆南边的运动员出口,路灯的光线透过空气中的雾气照过来,熙熙攘攘的人群显得有些不真实。五米外就是铁丝网,三四名武警笔直地站着,警觉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七八个球迷拉着一条十几米长的横幅,沉默地站在铁丝网的另一边,横幅上的那个“皓”字,深深刺痛着铁丝网这边的每一个人……

停下来,走过去。刘主任教我一句话:“北京奥运会,中国乒乓球队输不起,但是他们扛住了。”那一瞬间,穿着CCTV红色出镜报道服的我,和穿着中国代表团团服的刘凤岩,隔着北京仲夏夜弥漫的雾气,相视泪两行……

8月13日??23日,整整11天的时间,我的活动范围三点一线:三楼看台、混合区、运动员出口。每一天,在这些地方发生的每一个故事,都深深刻进了心里。有时候觉得,奥运会就像把生活中的戏剧性浓缩到了极限,不管是喜怒哀乐中的何种情绪,都用极致的形式表现出来,而那些在极致戏剧里演出的人,也就有了那些超乎常人的故事……

8月9日?12日,北大乒乓球馆对运动员和记者开放,每一支参加北京奥运会的队伍,每天都有一次机会在这里热身。不论是运动员还是记者,不论以前到这个馆来过多少次,在这一天踏进球馆的时候,都会被穹顶上那朵巨大的、桔黄色的祥云所震憾。身为北京奥运会乒乓球竞赛项目主任的姚振绪,不止一次地提到:“祥云笼罩乒乓球馆。”那些为这个场馆、为这个比赛而服务的人,把一切的祝愿都化在了这朵祥云里。

以运动员出口为背景,穿着象征胜利的红V李宁服,我在录制北京奥运会上的最后一条现场报道,七八句话倒腾了十几遍,翻来覆去就是说不利落。站在旁边的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忍不住说了句:“周到,你别录了,你现在是心情太激动。你应该先停下来,平静一下,再来录就顺了。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<<上一页 1 2 3 ... 7 8 下一页>>

蓝色的祥云挡板、蓝色的座席、耀眼的红双喜奥运球台、簇新的地板胶,一切的一切,都带着一股奥运气息喷薄而出。中国队走进场馆的时候是下午,也就十来天没见他们,忽然间好像都换了模样。主教练刘国梁,新剪了一个不能再短的短发,前面还貌似有几根长的,十分新鲜。问他为何,笑着回答:“再养几天,等开赛就好了。”大力和马琳的头发照例剪了寸头,而王皓,这回换的是一个枣红色的莫希干发型。不止中国队的几个男人重视发型,韩国队的柳承敏也不落后,看他新剪的这个头型,和四年前雅典的一模一样。

点击最多

猜你喜欢